1. <p id="gw1by"><ruby id="gw1by"><menu id="gw1by"></menu></ruby></p>

    2. 福建日報報業集團主管 《福建法治報》官方網站
       
      原創 | 法治福建 | 記者調查 | 時政 | 國內 | 普法課堂 | 法治時評 | 說法 | 求證 | 大案要案 | 權威發布 | 公安 | 檢察 | 法院 |

      烏桕之美

      2021-10-25 11:29:51 來源:福建法治報

      烏桕之美,美在深秋。

      步入深秋,百花凋零,萬木蕭索,此時的烏桕卻生機勃勃,一片片綠葉仿佛被秋風撩撥了心思,開始精心妝扮自己,由青變黃泛紅,三綠三黃四分紅,像是頭戴一頂五彩鳳冠,將最燦爛的一面悄然呈現。

      隨著寒露、霜降的嬗遞,秋涼日漸加深。遍布山坡、堤壩的烏桕,在乳白色炊煙的映襯下,一天比一天生動。那經過霜染的紅,熱烈而不失矜持,嬌媚而蘊藉端莊,猶如女子人到中年,盡管青春不再,但經歷了世事滄桑,那顆熱愛生活的心依然充滿生命的激情,舉手投足間,散發著成熟的魅力。

      烏桕多野生,不具備庭院氣質。在故鄉,烏桕又稱木子樹、木梓樹、油子樹。它長在曠野、塘邊,或單株,或成片,自由生長,自成風景。烏桕雖其貌不揚,但古人卻愿意將之入詩,吟詠有加。“烏桕微丹菊漸開,天高風送雁聲哀。詩情也似并刀快,剪得秋光入卷來。”宋代詩人陸游的《秋思》,將烏桕霜染的風景與秋菊的盛開相提并論,賦予了烏桕別樣的詩情與意義。清代詩人徐定超在《楓林秋景》中,亦提到“此間好景無人識,烏桕經霜滿樹紅”,對烏桕更是贊譽有加。在我的內心里,烏桕是最具鄉土情結的樹種,每次想起家鄉的烏桕,就禁不住鄉情萌生,思鄉情重。

      記憶中的春天,烏桕花開,細小的淡黃色花朵呈穗狀花序排列著,像北方大地上的粟米,低垂著頭,如含羞內斂的少女。烏桕花多在暮春開放,熟悉花期的蜂農們便會帶著他的隊伍,浩浩蕩蕩遷徙而來,安營扎寨,方圓數公里的烏桕樹便成了蜜蜂的樂園。

      花謝之后,烏桕開始結籽,一粒粒,像細小的青色珍珠,擠在一起,藏在葉子里。夏日,烏桕籽出落得飽滿結實,碧綠蒼翠。烏桕,從花到果實,差不多都是綠色,低調得讓人常常忽略它們的存在。

      深秋,那一粒粒烏桕籽由青色變成黛色,外殼剝落,露出乳白色的果粒。近乎半圓形的烏桕籽,3粒抱成一團,狀如梅花。烏桕籽可做工業油料,是農家創收的好作物,為勤勞的農人帶來一份收入。

      烏桕籽成熟時,最快樂的事莫過于上山打烏桕籽。姐姐騎著父親的二八式舊自行車,載著我,沿著長滿枯草的土路向后山進發。我們把帶來的舊床單攤在烏桕樹下,姐姐像猴子一樣敏捷地爬上了樹,用竹竿敲打樹枝,烏桕籽如雨般紛紛落下,一會兒就在床單上鋪了薄薄的一層。竹竿無法觸及到的高高枝條上,會留下一串串烏桕籽,到了冬天,這些被風雨剝去了外殼的白色烏桕籽,如點點花朵,以藍天為背景,生動得如一幅畫。隆冬時節,空曠的田野上已無食可覓,這些遺留在高處的烏桕籽,成了烏鴉果腹的食物。據明代李時珍《本草綱目·木二·烏桕木》載:“烏桕,烏喜食其子……其木老則根下黑爛成臼”,烏桕亦由此得名。

      打下的烏桕籽曬干后,姐姐用自行車載到5公里外的鎮供銷社出售。有一次,姐姐居然給了我5元錢。我用這5元錢的巨款買了一條牡丹圖案的絲巾,快樂了一個冬天。

      那年回故鄉,正值深秋,我與母親去菜地,路過河邊,一棵烏桕安靜地長在堤壩上,霜后的葉子,紅得如一團火。這棵烏桕,我們兒時上學幾乎天天見面,從不多看它幾眼,而此時相見,卻倍感親切?;蛟S人到中年,經過了人生的風風雨雨,才欣賞到它的靜美與風骨。烏桕葉由青到紅,年復一年,在樹木的江湖里,烏桕遠離喧囂,安之若素,于秋深之時爛漫如斯,亦完成了四季輪回中的一次壯美的旅程。烏桕沐風櫛雨,每一片葉子上,都凝結著一段厚重的故事,從春到秋,只有承受了風吹雨打、人生歷練,才會釋放出如此濃烈的生命色彩。

      (趙玉明)
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两性色午夜视频免费老司机
      1. <p id="gw1by"><ruby id="gw1by"><menu id="gw1by"></menu></ruby></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