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p id="gw1by"><ruby id="gw1by"><menu id="gw1by"></menu></ruby></p>

    2. 福建日報報業集團主管 《福建法治報》官方網站
       
      原創 | 法治福建 | 記者調查 | 時政 | 國內 | 普法課堂 | 法治時評 | 說法 | 求證 | 大案要案 | 權威發布 | 公安 | 檢察 | 法院 |

      死讀書

      2021-10-21 12:44:38 來源:福建法治報

      眾所周知,讀書是一種崇高的行為,不但能夠幫助人們增長知識,還能夠使人開闊視野、修心養性。但并不是所有的讀書方式都值得提倡,比如,有一種“死讀書”的閱讀方式,就不值得推廣。因為這種讀書方式不但害己,還能害人。

      清代學者紀曉嵐在《閱微草堂筆記》中記載了這樣一件事:有一個叫做劉羽沖的滄州人,是一個喜歡讀書的人,而且讀了某種書之后,就認為自己已經擁有了某方面的才能,所以總想在現實中實踐一下,“他偶然弄到一本古代兵書,伏案攻讀了差不多一年時間,自稱能帶兵十萬打仗。恰好當時有土匪,他自己訓練鄉里的兵士跟土匪較量,結果鄉兵大敗,他幾乎被活捉。他又弄到一本古代講水利的書,鉆研了有一年時間,自吹可以使千里之地成為沃土,畫了圖游說州官。州官也好事,就叫他在一個村子里試驗。剛挖好溝渠,洪水就來了,順著溝渠灌進來,百姓差點兒成了魚。從此他悶悶不樂想不開,常常在庭院里獨自踱步,搖頭自語道:‘古人難道騙我!’每天念叨千百遍,只有這六個字。不久,他病發死去。”

      這個劉羽沖,就是一個死讀書的書呆子,這樣的人虧得沒讓他掌握更大的權力,如果有了更大的權力,不一定會惹出多少亂子來呢。他迷信書上的說法,而且不能正確理解,因此才干出了荒唐事。

      讀書多的人,并不一定就能成為某方面的人才。我認識一個人,特別喜歡文學,而且肯下功夫讀書,在二十多年中,幾乎讀遍了世界經典名著和文學教程,但他并沒能成為作家,因為文學是需要天賦的,僅靠下苦功夫是不可能成為作家的。而他讀書又不懂得變通,只是死記硬背書上的內容,不會把那些知識活學活用到自己的創作中,以至于寫的文字和小學生作文差不多,努力了二十多年,他寫的文章沒有一篇變成鉛字的。

      我曾經在一家國企的人力資源部工作過,有一年,我們單位招聘管理人才,有一個應聘者脫穎而出,最終被我們單位錄用了。這個人是某重點大學企業管理專業畢業的本科生,學習成績非常好,講起管理來,條條是道、口吐蓮花。為了給他一個機會,單位把下屬的一個小鋼窗廠交給他全權管理,對他寄予了厚望。沒想到一年以后,他幾乎把那個鋼窗廠管理成了一個亂攤子,險些把廠子搞黃了。這個人讀書不可謂不多,讀得也很認真,但他完全刻板地把書本中那一套搬到現實中,這種僵化思維最終導致了災難性后果。這也是一個死讀書的人,他讀的書再多,也沒有什么用。

      趙括“紙上談兵”的故事已經盡人皆知了,其實豈止是趙括呢?歷史上只會紙上談兵的人不在少數,比如文天祥和史可法,這兩個人都是民族英雄,都有崇高的氣節,也都讀過不少書,但他們的軍事才能卻很一般,以至于打一仗敗一仗。同樣是讀書人,袁崇煥的軍事才能就比他們強百倍,所以才把滿清軍隊打得落花流水。為什么區別這么大呢?原因就在于:同樣是讀了很多書,但文天祥和史可法是死讀書,而袁崇煥卻懂得把書本上的知識靈活地應用到現實中。

      “盡信書,則不如無書”。這句話說得很有道理。當然,你不能說所有的書上講的道理都是錯誤的,從而為自己的失敗找借口。許多情況下,書上所講的道理并沒有錯,但要把書上那些理論性的東西應用到現實中,就必須要結合具體情況做一些變通了。死讀書的人,其實就是不懂得變通的人。阿文勤公曾這樣教導過紀曉嵐:“滿肚子都是書本知識能壞事……下棋高手不忽視舊棋譜,但不照搬舊棋譜;名醫不迷信古方,但不離古方。所以說:‘對待古書,將它研究透了,而保存自己的見解。’又說:‘它能給人定規矩,但不能讓人生計謀。’”

      (唐寶民)

      相關新聞
      两性色午夜视频免费老司机
      1. <p id="gw1by"><ruby id="gw1by"><menu id="gw1by"></menu></ruby></p>